潘天寿的学生有哪些 如何评价潘天寿

潘天寿毕业于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曾经拜师李叔同等人,曾学习吴昌硕、石涛等人的绘画,代表作有《雁荡山花》、《露气》《中国绘画史》等。
潘天寿的学生有哪些
潘天寿先生逝世40周年,马其宽、孔仲起、王大辛、王林峰、李苇成、朱颖人、吴山明、张立辰、吴永良、应洪声、金林观、周洪海、钟育淳、顾生岳、徐震时、童中焘、程宝泓17位潘天寿当年的弟子,一起策划了这次展览,这也是潘氏弟子最大规模的一次聚会。
如何评价潘天寿
人民网评:潘天寿的画让人感到震动;一个洋溢着生活的情采和趣味,一个勃发着精神的张力和豪气。前者以自然流露为上,后者以刻意经营为工。他一生的奋斗,正与西方美术思潮对中国美术的起伏冲击同时,他认为中外美术的混交,可以促进美术的灿烂发展,但他自己的创作却毕生坚持从传统自身求出新,不伸手向外来因素借鉴。他在风格上和吴、齐、黄的差异,并无超出传统材料工具、表现方式和审美趣味这个统一的大圈。因此,他追求的雄大、奇险、强悍的审美性格,依然未出壮美这一传统审美范畴,没有由借鉴西方文化精神而转为崇高性。他是传统绘画最临近而终未跨入现代的最后一位大师。

图片 1

图片 2

何谓海派

小龙湫下一角图 107.8107.5厘米 1963年 潘天寿 潘天寿纪念馆藏

海派全名叫海上画派。是指清末民初在上海一带居住的画家群体,他们是吴昌硕、任伯年、赵之谦、虚谷、陈师曾等画家。以后,可称为后海派的是齐白石和潘天寿,接下来由潘天寿的入室三十年弟子高冠华一脉传承下来。这些画家都是开宗立派、不断创新的大师级画家。海派画家们之所以可称之为大师级,是由于他们对中国画传统的继承、变革、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潘天寿是我国20世纪杰出的国画家、美术教育家、理论家和诗人,他把民族绘画提到关乎民族、国家生存发展和民族精神振兴的重要高度,并终其一生都在为继承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而不懈努力。

高冠华作品

值潘天寿诞辰120周年之际,由文化部、中国文联和浙江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中国美术馆、中国美协、浙江省文化厅、中国美术学院共同承办的民族翰骨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大展5月2日在中国美术馆举行。此次共展出潘天寿作品120余件,分高风峻骨一味霸悍奇崛明豁雁荡山花守常达变饮水生涯六大板块来梳理呈现潘天寿的代表作、手稿文献和笔墨成就,将他的画作、画论、诗词编织为一体来详述其在文化、艺术和教育上所做出的杰出贡献,深度揭示文化自信对于民族文化传承和创造的重要作用。这在国家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今天,尤其具有时代意义。

海派画家的宗旨

他在特殊时代的文化取向

海派画家具有开宗立派的极强创新精神。强调绝不做古法的抱残守缺者,不守绳墨、另辟蹊径,风格多样、技法多变。在绘画技法和风格上的长足变通,形成了中国近代史画坛上的新格局。

就像科学的殿堂一样,在艺术的殿堂里也居住着三类人:一类人为了面包而艺术,一般称他们的作品为工匠画;一类人为了心灵而艺术,这就是人们经常说的文人画;还有一类人是处在特殊的时代,特别是改朝换代、天崩地裂的时代,他们怀着一种抱负、一种情结,用艺术作为一种文化取向,这种艺术家非常特殊。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范景中认为,潘天寿就是这么一位特殊的艺术家。

抱团取暖修养全面

早在上世纪20年代,潘天寿就曾提出一些关于借鉴西方艺术的论点,但在他的论述中,可以看到他强调民族精神的主张。对于中西碰撞、古今之争,尤其在西洋画流派蔚然而起之际,中国画何去何从成为许多艺术家倍感困扰之事。在这一问题上,潘天寿说:不做洋奴隶,不做笨子孙。所谓洋奴隶,是说中国人学西画,一意模拟西人,无点滴之自己特点为民族增光彩者;而所谓笨子孙,是说中国人学中画,一意摹拟古人,无丝毫推陈出新足以光宗耀祖者。他在1965年说: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个人风格,要有独创性。

海派画家喜欢相互切磋技艺交流心得,并且是多才多艺的诗、书、画、印综合发展,是修养全面的艺术家。在吸收消化中国传统绘画技巧的同时还自主借鉴西方的绘画法则,诸如素描、色彩等。任伯年曾在上海土山湾教堂学习西方素描,结合陈洪绶双勾添彩技法,从而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潘天寿、高冠华也借鉴学习西方的色彩技法,形成花鸟派崭新的绘画风格,这对于当时画界的保守陈旧、仿古风气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潘天寿纪念馆馆长陈永怡解读说:潘老不反对中西绘画的融合,他主张的是不能随随便便融合,要有学术性、理性思考之下的融合。他与董其昌不一样,董其昌面对的是南北宗问题,他面对的是东西方问题。他要创造的艺术是既不同于古人又不同于西方,非但没有忘却传统笔墨的审美要求,反而在吴昌硕金石入画的基础上再次推进,把笔墨审美趣味推到了更霸悍的高度,营造出强大的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格局,他是走入现代的。

高冠华作品

潘天寿之所以在中国绘画笔性中有独到之处,是因为他在深刻理解了传统要义之后以自己的方式去推进,而且推进得相当不错,一定程度上脱离了传统意义上的样式。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李劲堃同样分析道:在中西绘画进程中,这是不能够回避的一段历史,其意义就在于它指引了艺术的走向,而且让后人从中找到能够参照的东西。他认为,如果没有这段历史,中国画也许是另外一种可能。

相关文章